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主办单位 >> 研究员访谈 >> 资讯


王望生:驻守心底的梦想

时间:2013-7-30 9:38:48

作者:湖南发展网 来源:湖南发展网

——记老军医王望生

作者:刘宝钦

1964年,他只是个农村的放牛娃,乡亲们夸他是孩子们的好榜样,老师夸他是学习标兵。凭着自己的天赋和汗水,放牛娃走进了湖南医科大学。

1969年,他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366医院的医生,将近20年宝贵的青春贡献给了颈肩腰腿痛疾病的研究,独创了中西医结合治疗方法,并在全省进行了传授和推广,减轻了无数病人的痛苦。病人夸他是人民的好军医,医院领导夸他是学术的带头人。

1985年,他是武警湖南总医院的院长,他又投入近10年的时间,加速了全国武警部队显微外科发展,并在全国交流推广显微外科技术的应用,是医生们公认的好领导。

2000年,退休后的他成为了湖南湘财金卫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总经理,他带领的团队开发了目前国内先进水平的医院信息系统,加速了医院的信息化建设。

他,就是王望生。

今年61岁的王还是个大忙人。2007年7月18日,长沙蓝色地标大楼,王的办公室,《决策参考》记者对他的专访多次被电话或者来人打断。面对能否延长采访时间的提议,王说,很抱歉,我还要赶去会见外省的医院领导,没有办法,改天。

第二次电话联系是7月20日下午下班后,王仍在忙碌。在佳程大酒店咖啡厅采访结束时,已经是深夜十二点。

王不愿意评说自己在医学界的作用与地位,但《中国高级医师大全》、《湖南名人志》、《中国专家大辞典》、《中国专家人才库》里记载着他的名字无疑是给他最好的肯定。

“放牛娃”的梦想

从祁东县城往西35里,再往北20里,就是王家冲了,王家冲四面环山,距最近的小镇要走20里山路。1946年4月5日,王望生就出生在这里,由于父母靠租赁地主的田土维持生计,家境十分贫寒。

伯父是个饱学之士,他谆谆教导王望生,读书才是唯一的出路。王望生将此话牢牢记在心中。儿童时期,王望生就开始了上午读书,下午回家帮助父母放牛、打猪草的生活。仅用两年多时间,他就读完了《三字经》、《千字文》和《论语》等书。

上学读书,王望生很有闯劲,他不是按部就班,而是越级跳读。由于天资聪慧,勤学苦钻,王望生成绩总在全班名列前茅,1958年秋他考入祁东第一中学读书。

王家冲距离最近的镇医院相当远,1960年,儿时最好的伙伴因生病没有及时送往医院抢救而死亡的消息给王望生沉重的打击,加上时常看到乡亲们由于生病无钱医治而遭受病痛折磨,于是就立下学医的愿望。

“那时候还是国家的困难时期,我亲眼看到父辈们为了给孩子们多点‘干’的,自己只喝稀粥,有的甚至去吃传说中的‘观音土’而被活活噎死的场面,更别说去花钱看病了。”王望生对当年的情形还记忆犹新。

1964年,18岁的他终于实现了儿时的梦想,考上了湖南医科大学,成为了王家冲有史以来第一个走出大山的大学生。“我们送你去读书的目的也是为了让你多学知识,希望你将来能更好地为老百姓服务。儿啊,病死、饿死的乡亲们你都看到了。”临行前听着母亲的话,王望生泪流满面。

荣光的军医生涯

1973年底,在省会长沙举行的学术会议上,一位年轻的军医在会上介绍了治疗“颈椎病”、“腰椎间盘脱出症”的体会。当时被专家称为“老大难”的疾病,被这位年轻军医的中西医结合疗法轻松地就解决了,这位年轻的军医就是王望生。

“当时院领导把这个课题交给王望生的时候,他还有不少顾虑,因为颈椎病、腰椎间盘脱出症是属于慢性病,种类多,病因复杂,怕完不成任务。”武警湖南总医院的一位老同事告诉《决策参考》。

“治疗颈椎病、腰椎间盘脱出病需要做手法治疗,劳动强度大。当时由于没有空调,夏天每做一个病人,便是汗流浃背;冬天,由于两个拇指过度用力,经常发生裂口渗血,特别是治疗中要搬腿、卸重,他曾多次扭伤腰部。”一位当年患病八年,拄了两年拐杖完全失去劳动力的李师傅说,“王医生是我的恩人,没有他我就站不起来了。”

许多干部、战士、工人、农民,过去因颈椎病、腰椎间盘脱出症久治不愈而饱受病痛折磨。在王和他的战友们的帮助下,他们一批批地重返自己的工作岗位。据统计,在医院10年间,他所领导的治疗小组,成功治疗了近25000例颈肩腰腿痛疾病。

由于工作成绩突出,1987年,王望生走上了武警湖南总医院院长的工作岗位。此时,王望生觉察到显微外科技术的发展已经渗透到了整个外科系统。显微外科是七十年代末在外科领域发展起来的新技术,它是修复与再造外科的一项重大成就,而显微外科技术在武警部队医院应用起步较晚。他做了大量工作,加速武警医院显微外科技术的发展,有力地推动了武警医学的发展,取得了显著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特别是在自卫反击战中,王望生在部队医院迅速地发展和推广显微外科,为减少战士的流血牺牲作出了巨大的贡献。”时任省人民医院副院长的熊泽华告诉《决策参考》。

据统计,在他担任院长并兼任全国武警部队显微外科专业主任委员的10年间,在他的组织和推动下,全国武警医院的显微外科技术已应用到骨科、整形科、泌尿外科、胸外科、神经外科、普外科、五官科、妇产科等专业,共完成显微外科手术4500余例,其中断指、断腕、断肢再植手术1120例,成活率达95%,共获得武警部队科技成果奖36项,并培养了一大批从事显微外科技术的武警部队人才。

踏实的工作,无私的奉献,使王望生赢得了肯定:武警总部一等功一次,广州军区二等功一次,是湖南省第五届、第六届、第八届人大代表……

用科技追逐新时代梦想

1998年,经武警总部批准,王望生辞去了武警湖南总医院院长的职务,退休之后,本可和家人共享天伦之乐,他却邀上几位同事,自筹资金,成立了“湘财金卫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开始医院信息化软件的开发与应用。

如今还很少有人能理解他的初衷,对于连电脑都不怎么熟稔的王望生,医院信息化软件的开发这个概念似乎“超前”了点。“虽然,我不懂软件技术的开发,但我有医院管理的经验,熟悉医院管理的流程与模式,我要开发一套适合湖南医院管理模式的系统软件。”王望生自信地告诉《决策参考》。

在医院工作的几十年里,特别是在担任院长期间,他亲眼目睹了病人看病难的情景。如何提高看病效率却一直是悬在王望生心头的一块心病。

2002年开始,王望生就和技术人员一起熬夜钻研。他说,医院信息化软件的开发与应用就是充分利用信息技术手段,优化医院业务流程,提高医院工作效率和质量,建立以病人为中心的医疗服务模式。王望生说,比如门诊,过去看一个病从挂号到最后打完针,需要大半天的时间。不仅时间长,每个环节都很繁琐。挂号、划价、拿药排长队这是司空见惯的事,关键是看病的过程还要楼上楼下到处跑。

现在只要来到挂号处,将电子ID卡交给值班的挂号员,在已经安装好的刷卡机前,轻轻一刷,患者的基本信息就显现在电脑里。询问患者要看的专科后,挂号员为他在专家门诊排了号。看病时,医生开具电子检查单,患者的检查申请通过网络传输到了医院的门诊各医治室。不用排队等检查结果,将结果直接传回医生的电脑,患者再回到医生处,再一刷卡医生就调阅了患者的资料,并根据检查结果开出了电子处方和费用清单,通过网络直接传输到医院收费处和药房,整个过程大大减少了患者挂号、交费时反复排队,以及降低医师重复输入患者各种信息的工作量。

“技术的上难题,容易迎刃而解,关键是观念的问题。”王望生说。医院信息化的建设不仅仅是装上一套程序软件即可解决的问题,“真正的‘数字化医院’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它包括数字化医疗设备、网络平台、应用软件,还包括配套的管理制度和高素质的技术人才”。

天道酬勤,由王望生组织参与研制的“湘财医院信息系统”软件,连续几年通过了湖南省卫生厅信息中心组织的专家评审,软件水平处于国内先进水平,并获得了国家版权局计算机软件著作权。这套软件已在省人民医院、中医附一、南华附一医院等省内十多家三甲、二甲医院成功实施。

“人总在不断追求自己的梦想,信息时代、手机3G时代已经到来,我想下一步在手机上开发移动医务,让更多的人关注自己的健康,让更多的患者受益,不为别的,只为给八一军旗上添彩。”王望生说。

 

 

  • 上一篇:龙旭中:国有特困企业的“救火队员”
  • 下一篇:胡子敬:谁成就了我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