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康建设 >> 资讯


应对“艾滋病犯罪” 政府责无旁贷丨决策参考·第十六期

时间:2021-4-8 8:47:53

作者:发展中心 来源:湖南发展研究中心

 

应对“艾滋病犯罪” 政府责无旁贷

□ 刘宝钦

据统计,目前全世界艾滋病患者和艾滋病病毒携带者已经达到了3860万人,因艾滋病而死亡的人数已达到280万,因艾滋病造成的孤儿有1320万。从1985年我国报告的首例艾滋病病例。目前我国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已达近百万。艾滋病就像一头难以驯服的恶魔,正在无情地吞噬着人们健康的身体,威胁着人类文明的进程。每一天,世界都会有成千上万个鲜活的生命因患艾滋病离开人世。

自第一例艾滋病例出现,科学家就开始研究艾滋病疫苗。如今20多年过去了,直到今天,艾滋病疫苗似乎还没有诞生。由于还没有治疗艾滋病的特效药物,艾滋病病人及感染者身心遭受着巨大的痛苦和折磨,人们对艾滋病的恐惧、歧视给艾滋病病人、感染者及他们的亲属带来的是悲观、绝望和无奈。部分的艾滋病人因毒品费、治疗费高昂而产生自暴自弃、报复社会的思想,进而利用人们对艾滋病的恐惧进行犯罪并威胁人群,据统计,艾滋病感染者中,大约70%是与违法犯罪活动相关联的,如吸毒贩毒、卖淫嫖娼等。目前,以传播艾滋病威胁人群已经成为新的犯罪动向。

如此严峻的艾滋病犯罪形势,却对其刑期的执行却面临着两难选择。由于没有专门的艾滋病疑犯临时羁押点,又不能将其移交监狱,警方只好将疑犯抓了又放、放了又抓。则无异于判其无罪,其实质是对那些染有恶习的艾滋病人犯罪的一种纵容。艾滋病患者犯罪遭遇到了法律的空白。

现状亟待引起重视

艾滋病病毒,即“人类免疫缺陷病毒”,英文缩写为“HIV”。 联合国的一份报告指出,艾滋病正在成为中国真正的“定时炸弹”。长期以来,在大多数普通老百姓眼中,艾滋病是一个讳莫如深的字眼,似乎离我们很遥远。殊不知,中国艾滋病疫情已处于由高危人群向普通人群大面积扩散的“临界点”。

从1981年美国发现世界首例艾滋病病例到1985年中国的发现首例艾滋病病例,截至2003年底,全世界艾滋病感染者已突破3860万人,其中中国已达近百万人,感染人数在亚洲居第2位,世界第14位。

在艾滋病感染者中,大约70%是与违法犯罪活动相关联的,如吸毒贩毒、卖淫嫖娼等。由于这些罪犯因吸毒几乎家徒四壁,加上艾滋病治疗费用不菲,每月上万,他们无力支付,地方政府也无能为力,只好任由他们浪迹社会。

据报道,北京安贞西里小区四区30多户居民发现自己家的门框里被塞进一封敲诈信,寄信者自称是一名艾滋病患者,信中称“收不到钱就让你也尝尝艾滋病的痛苦,我的血每天都会出现在你家的门上……”。虽然疾控中心艾滋病科有关专家告诉居民,正常人在皮肤没有破损的情况下,即使接触到艾滋病患者的血液,也不会被感染。这番话当然是有科学根据的,但未必能给居民们带来多少宽慰,相信在案件侦破之前,这些居民心头总会有挥之不去的阴影笼罩着。在真相大白之前,谁也不知道写敲诈信的人是真还是假,但不管怎样,这件事情传递给我们的信息是:艾滋病犯罪已经给公共安全和社会治安构成了威胁。

还有感染了艾滋病毒并长期在株洲抢劫讹诈的高勇,“甚至每天都作案”,然而警方每次抓获却又每次都不得不将其放走,因为对艾滋病患者“医院不敢收,看守所不能收,派出所依法留置又不得超过24小时。如今株洲车站派出所已经是第八次将其抓获,虽然暂时羁押在看守所,但不知下一步该如何处理。

据悉,很多地方的警方都曾经遇到过类似难题。利用艾滋病作掩护违法犯罪的现象已不再是个案。据了解,在河南上蔡县,艾滋病患者违法犯罪案年均上升50%,敲诈勒索案几乎每天发生。故意寻衅滋事的艾滋病患者经常游荡在集贸市场、交通要道等人员密集的公共场所,一有机会就敲诈勒索。他们普遍采用的办法就是先抓伤自己,再去抓伤别人,有的人甚至用注射抗病毒药物的针管抽取自己的血液,然后以扎伤对方的方式相威胁。除了河南,在杭州、重庆、武汉等地,也出现了艾滋病患者频频作案的情形。艾滋病患者违法犯罪都有一个共同的心理特点,就是认为“有艾滋病就不会被抓”。艾滋病毒在部分违法犯罪份子心中已成了一道“免死金牌”,因此患有艾滋病的嫌犯为非作歹都是明目张胆,有恃无恐。显然,艾滋病犯罪嫌犯已是社会治安的“定时炸弹”

建立艾滋病罪犯管理机构刻不容缓

艾滋病患者犯罪后的刑罚执行问题日益凸现出来,严重的困扰司法机关。日前,株洲车站派出所抓获的艾滋病的罪犯高勇,需交付执行,看守所根据《看守所条例》规定,对患有艾滋病的罪犯不收容关押;监狱根据《监狱法》规定,对艾滋病罪犯不收监执行;要求法院决定暂予监外执行,法院根据《刑事诉讼法》的规定,认为该罪犯有一定的社会危害性,应当收监执行。造成了对艾滋病犯罪人员“看守所不收,劳改场所不收,监狱不收”尴尬局面,影响了法律的实施。

因此,公安机关抓获艾滋嫌犯,一旦拘押期限一到就只能放人。这在客观上给艾滋嫌犯带来了可趁之机。现在一些艾滋病患者也自持有病,司法机关不能对其关押,把艾滋病作为护身符,在监外执行期间仍然不思悔改,违法犯罪不止,危害社会稳定。如何处置艾滋病罪犯确实已经到了十分紧迫的地步,如果再不解决,后果不堪设想。

相关专家认为:随着艾滋病患者犯罪的增多,司法机关应尽快研究相应对策,通过设立专门场所,对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的艾滋病患者和感染者进行羁押、监管、医疗。一方面,有利于树立法律的权威,保证法律的正确实施;另一方面,有利于防止艾滋病的传播蔓延,还能体现人道主义,对犯罪的艾滋病患者进行医治。

这对艾滋病犯罪人员来说,既是一种人文的关怀,又对其犯罪形成强大的威慑。

未来任重道远

一些医学专家指出,作为一种潜程漫长的慢性传染病,人群对艾滋病的易感性高于99%,只要通过血液和性接触接触病毒,感染的机会就很大,如果没有有效的社会干预,蔓延传播的速度将是灾难性的。

我国现行法律规定,对艾滋病人的医疗管理是人道的、开放的,不准歧视。一方面,执法人员要打击犯罪,医护人员要抢救患者;另一方面,对他们自身的身体健康,却缺乏相应的保障机制。这是我国现有法律法规的盲点。

相关专家指出, 要切实加大对艾滋病病毒感染者从事违法犯罪活动的打击力度。对于涉嫌违法犯罪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必须依照国家有关法律法规进行处理,不能因其是艾滋病病毒感染者而放纵不进行处理,防止“艾滋病”成为违法犯罪活动的护身符。

同时,依法扫除卖淫嫖娼、贩毒和吸食、注射毒品等社会丑恶现象,既是维护社会治安秩序的重要工作,也是阻断艾滋病传播渠道的根本性措施。要切实加强娱乐服务场所治安管理工作,做到积极预防、及时发现、有效打击卖淫嫖娼、吸食注射毒品违法犯罪活动。努力减少艾滋病传播的渠道,有效遏制艾滋病的蔓延。

 

 

  • 上一篇:科研单位的出路在于不断改革创新丨决策参考·第十六期
  • 下一篇:艾滋病人犯罪是社会恶性互动的结果丨决策参考·第十六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