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康建设 >> 资讯


我国未成年人犯罪现状及违法犯罪的原因丨决策参考·第八期

时间:2020-9-27 10:26:56

作者:发展中心 来源:湖南发展研究中心

 

我国未成年人犯罪现状及违法犯罪的原因

□ 陈祥松

进入21世纪以来,我国未成年人犯罪虽然从总量上有所下降,但犯罪类型却不断增加,恶性犯罪数量居高不下,在校学生犯罪现象日益严重。有关资料显示,九十年代以来我国未成年人罪犯占全部刑事犯的比例一般都保持在10%以上。这意味着全国每年每7名刑事罪犯中就有一名是未成年人。自上世纪九十所代以来,未成年人犯罪呈现出低龄化,犯罪性质恶化、团伙犯罪和暴力犯罪突出、智能犯罪增多等新情况。

一、未成年人犯罪现状

1、未成年人犯罪低龄化且犯罪性质恶化。

1991年以来我省18岁以下未成年人犯罪占整个青少年犯罪的21%,青少年犯罪的低龄化又一表现是初犯的年龄越来越小,在较低年级学生作案越来越严重。现在的少年犯往往是11岁左右即有一般违法行为,13岁左右即发展为犯罪的多面手,开始从事多项犯罪活动。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社会的进步与发展,青少年早熟现象十分普遍。当今十几岁的孩子的心理素质、知识水平大致处于10年前二十几岁年轻人的水平,甚至更高,因而在当今诸多未成年人犯罪中,不乏作案动机明确、作案手段成人化的案例。

2、抢劫、盗窃等侵财型犯罪十分突出,仍占各类未成年人犯罪的首位。

十几岁的未成年人已经具有了各种消费的欲望。对名牌服装的盲目追求和攀比、校外电子游戏厅的诱惑让很多未成年人感到“手头有点紧”。在这种情况下,一些人不惜铤而走险,肆无忌惮地从事抢劫和盗窃活动。从茶陵、攸县等地刑事犯罪的情况来看,盗窃和抢劫犯罪案件90%以上是青少年罪犯所为,而其中未成年人又占到40%以上。未成年人犯罪表现出突发性、反复性大、形式越发团伙化,并且具有很强的传染性特点。

3、团伙作案突出,并已经出现带有黑社会性质的犯罪团伙。

近年来,青少年犯罪多结成团伙犯罪,团伙数和成员数急剧增加,而且随着社会心理强化和团伙结构的发展而复杂化了,逐渐形成了许多过去少见的帮会式的犯罪团伙,有的发展成黑社会性质的犯罪组织。他们结伙成帮,自立“帮会”、订帮规、选帮主、喝血酒、带着浓厚的封建行帮色彩,大肆进行犯罪活动。我省某县查获的“少年帮”,有成员19名,最小的14岁,最大的21岁。他们手持火枪,屠刀等凶器,戴上蒙面布,在城郊一带大肆抢劫,闹得当地一度鸡犬不宁,为害不浅。部分的未成年人犯罪团伙甚至被黑社会组织利用。

4、暴力犯罪突出。

90年代以来,未成年人犯罪中,增长得最快的是抢劫,山东省少管所1996年新收暴力型未成年犯占当年收押总数45.3%,1999年上升到67.2%,其中抢劫犯占暴力型犯77%,我省少管所2001年的在押犯中,有1381人系暴力型犯罪,占关押总数的65%。抢劫、枪杀、强奸、伤害等犯罪一直是未成年人犯罪的主要类型,这一发展趋势就说明了未成年人犯罪的日益暴力化。

5、犯罪手段日益成人化和智能化

随着社会的进步及人们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的极大丰富,现在未成年人的智力水平较以前有较大提高,再加上互联网、移动通讯等现代科学技术环境的支持,当今未成年人犯罪手段日益成人化和智能化。这一点从近几年未成年人侵财型犯罪、性犯罪以及毒品犯罪的变化过程中就可以体现出来。上世纪八十年代,未成年人侵财犯罪以偷为主,到90年代发展为抢,近几年又从抢发展到骗,体现了从“体力劳动”到“脑力劳动”的发展规律。

二、影响未成年人健康成长和违法犯罪的原因

1、社会因素

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社会环境“垃圾”的增加,党风、政风的不正,腐败现象的严重,社会道德水平的下降,广大群众的不满导致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不能健康成长的重要原因。舆论不恰当地宣传,使不少未成年人羡慕那种挥金如土的生活。在没有健康的精神追求的情况下,一味追求物质享受和空虚的精神需求,成为金钱的奴隶、物欲的牺牲品,从而走上违法犯罪道路。

在立法方面,虽然《未成年人保护法》、《未成年人犯罪法》等专门法律已获通过并在实施之中,但是事实表明其贯彻实施情况并不尽如人意,特别是在缺乏具体的执行机构、执行措施和监督机构、监督措施的情况下,各种侵犯未成年人合法权益的行为屡屡发生。如只有几个大城市办有工读学校,大多数省连一所工读学校也没有,并且工读学校处境艰难,难以为继。致使对全国几千万有严重不良行为的未成年人的教育、拯救、矫治没有落到实处,也没有地方去落实。

有关执法部门对未成年人违法犯罪问题并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重打击违法犯罪,轻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的思路一直没有改变,从而使执法效能大打折扣。

2、文化因素

一是文化上的落后。由于我国经济发展水平参差不齐,教育经费的不足使一批适龄儿童无法入学,大量学生无法完成学业,致使不少未成年人文化素质低下,新的文盲大量增加,尤其是在农村地区。据统计,在未成年人违法犯罪中,历来是半文盲、文盲占绝大多数,中小学流失生违法犯罪比较严重。

二是价值观念的变化,现代消费观念对传统的节俭意识形成了巨大的冲击。生活消费上互相攀比及过度地消费使部分青少年产生了不劳而获的寄生虫思想,花钱向父母伸手,得不到满足就去偷、去抢。

三是西方文化的腐朽因素的影响,黄、赌、毒的进一步诱发作用。对好奇心强又缺乏辨别力和自我控制力的未成年人可以说是致命的诱惑,一些未成年人由此走上违法犯罪的道路。

四是文化市场上的审美错位。主要表现有以下几个颠倒:一是誉庸俗贬高尚,宣扬“远离崇高”,把语言粗鲁、行为粗野、玩世不恭赞为真情,把有修养、讲文明、追求高雅贬为虚伪;二是誉感觉贬理智、立场“跟着感觉走”,鄙视理性思考,奚落理论思维和理论学习;三是誉调侃贬拼搏,以调侃、游戏人生为新潮,将拼搏、奉献贬为不合时宜的旧传统;四是誉封建帮会哥们儿义气,贬见义勇为、助人为乐的以国家民族为大义的英雄观、价值观的行为规范;五是誉奢侈贬勤俭,把挥霍、浪费当时尚,嘲讽艰苦奋斗的优良传统为“老土”、“寒酸”、“不会过日子”,这几个颠倒在文化市场虽非主流,却已呈泛滥之势。这对审美观尚未形成、辨别能力又比较弱的未成年人具有更大的腐蚀性和诱惑力。

3、家庭教育因素

一是家庭环境不好,如家庭矛盾冲突不断,家庭文化氛围不高,家庭本身违法犯罪或品行不端等。二是家庭教育方法不当,如目前社会普通存在的娇惯溺爱、粗暴生硬、自由放纵、家庭破碎等。三是父母“望子成龙”这一指导思想导致对未成年人教育的重心失衡,在许多家长的心目中已从德才兼备向“注重学习成绩”偏移,使得未成年人从小就形成了一些不良的思想和行为习惯,使孩子只会读书不知世间万事;以自我为中心,不关心他人;思想拘谨缺乏生活兴趣。

4、学校教育因素

一是教育功能上的德智失衡。在以考试分数定成败的升学率面前,智育被抬到一个至高无上的地位,德育却退居其后。二是中小学教师队伍令人堪忧。在商品大潮的冲击下,部分教师职业精神淡薄、思想不稳定,缺乏竞争意识。更有甚者,一些教师缺乏最起码的爱心和法律观念,致使侵犯中小学生人身权益,甚至是违法犯罪的案件屡见不鲜。

5、网络的监管乏力

从课题组的调查我们发现,网络对未成年人的伤害有三:一是网上暴力信息;二是网上色情信息;三是沉溺网上游戏。上述网络三害,其滋生地以网吧和电子游戏厅为甚。一些只求谋利的网吧和电子游戏厅,网上暴力和网上色情充斥其间,已成为未成年人成长路上可怕的“网络陷阱”。手机短信中危害最大的黄色信息已蔓延到了未成年人中间。

(作者系湖南省流动人口管理办公室副主任、湖南省公安厅人口管理总队副总队长、湖南人口管理与青少年犯罪研究会秘书长、伦理学博士。)

 

 

  • 上一篇:楼宇经济打造“三湘第一区”丨决策参考·第八期
  • 下一篇:创新长沙 工业先行丨决策参考·第八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