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康建设 >> 资讯


麻阳:“贫困综合症”症结何在丨决策参考·第二期

时间:2020-5-22 17:03:11

作者:发展中心 来源:湖南发展研究中心

 

麻阳:“贫困综合症”症结何在

张绍平

改革开放20多年来,麻阳县经济和社会得到了长足发展,但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麻阳经济还存在经济发展不平衡、贫富差距进一步拉大等一系列问题,这些问题在麻阳边远乡村表现得尤为突出。针对这一问题,我们先后深入到郭公坪、尧市、拖冲、大桥江等四个落后的边远乡镇,进行了广泛而深入的调查研究。调研结果表明,导致边远山区农民贫困的原因很多,有自然条件、区位上的客观原因,还有群众思想意识、科技文化素质上的主观原因,同时发展思路不清、管理体制不顺等原因客观存在,这些都致使边远山区集生活贫困、生态贫困、财政贫困、科技文化贫困于一身,呈现“贫困综合症”现象。

一、“贫困综合症”的现状和源起

麻阳地处雪峰山与武陵山脉之间,辖24个乡(镇)325个村(居)委会,总人口37.1万人,其中边远落后山区乡镇12个,地域面积为817平方公里,占麻阳的52.1%,人口15.1万人,占麻阳的40.7%。

(一)生活贫困——突出表现为生活质量差,农村弱势化问题突出。边远山区乡远离县城,交通不便,信息闭塞,生存条件十分恶劣。据统计,麻阳边远山区乡包含的136个村落,尚有49个村不通公路,112村不通自来水,78个村不通程控电话。2004年,麻阳边远落后乡村低收入贫困人口达5.18万人,占麻阳贫困人口的70%。

(二)生态贫困——突出表现为农业基础薄弱,经济发展后劲不足。首先,耕地质量低劣,宜耕宜垦地不多。郭公坪等四个乡都是以农业经济为主的山区农业乡,人均占有耕地1.4亩,中低产农田占水田总面积的70%,没有灌溉设施的“天水田”大约占55%。其次,水利设施老化,蓄水能力严重萎缩。边远山区的水利设施由于年久失修,水利有效灌溉面积不足耕地总量的1/3。再次,耕作技术落后,基本上是粗放经营。最后,生态条件脆弱,水旱灾害频发也是此地生态贫困的重要表现。近年来,相当一部分农民“赶山吃饭”,毁林开荒,森林覆盖率急剧下降,植被遭到破坏,水土流失日益严重。

(三)财政贫困——突出表现为扶贫力度不够,政府输血能量不足。资金缺乏是制约边远贫困乡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关键所在。首先,在发展战略上被忽视。近年来,县委、县政府从打造“怀铜吉二级中心”到实施“三带动四推进”的经济发展战略,有关边远贫困乡的发展问题,始终没有进入麻阳总体发展的战略层面。其次,在资金投入上被忽视。由于边远山区“天高皇帝远”,扶持成本高,扶贫难度大,使得许多本应支持边远山区发展的资金被人为的剥夺。另外,乡级财政拮据,债务包袱沉重。据调查统计,麻阳乡镇总负债2000多万元,边远乡镇共负债1015万元。

(四)文化科技贫困——突出表现为劳动力素质低下,自身发展能力脆弱。首先,教育事业发展缓慢,教学质量偏低。师资力量十分薄弱,四个边远乡仅有教师104人,许多村校仅有1名教师。教学设备简陋,教点布局不合理,边远山村适龄儿童入学难、“跑学”现象严重,老文盲无力扫除,新文盲不断增加,如大桥江乡洞塘溪村全村858人,仅文盲就占了全村总人口的30%。其次,各类专业技术人员所占比例较低。边远山区大部分劳动力从事传统种植业,占总劳动力的80%,有20%的人口外出务工从事第二、三产业。由于缺乏劳动技能,其月薪收入一般在400元左右。

(五)思想观念贫困——突出表现为小农意识浓郁,惰性严重。首先,小农思想浓郁,市场观念淡薄。在调查中,我们发现边远落后山区的农民普遍存在着“养牛为种田,养猪为过年,养鸡养鸭为了油盐钱”的自给自足观念。其次,怕担风险,缺乏进取精神。有些农民有点文化知识,但怕担当风险,而止步不前不敢去实践。再次,惰性思想严重,有畏难情绪。

二、疗治“贫困综合症”的对策和建议

能否疗治好边远落后山区上述多种因素诱发的“贫困综合症”,不仅关系到边远落后山区本身能否实现快速发展,而且关系到整个县域经济能否实现全面、协调、可持续的发展。为此,笔者建议:

(一)尽快设立山区综合管理领导小组,构筑边远山区乡村发展的政策和机构平台,在破除旧弊中释放生机。为此,要从财政、民政、农业、林业、扶贫等多个部门抽调精兵强将,由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挂帅,成立一个专管边远落后乡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综合管理领导小组,赋予相应的责权利,针对边远山区的“贫困综合症”,实行综合治理,为山区乡村发展构筑一个政策和机构平台。

(二)加大基础设施建设,变穷山恶水为青山绿水,增强边远山区发展后劲。重点要做以下几项工作:一是重点抓好道路交通建设。二是突出抓好农业水利工程建设。三是着力抓好农村能源通讯事业建设。四是放手发展山区教育卫生事业。

(三)大力培训农民,变主要依靠物质扶贫为智力扶贫,增强农民致富的内在动力。在边远山区贫困乡村中深入实施农民培训计划:一是要坚持扶贫与扶志相结合。二是要把推广先进实用技术和实施扶贫开发项目紧密结合起来。三是要帮助边远贫困村制定具体的技术推广规划。

(四)实施“产业兴村”计划,变提篮小卖为产业化经营,夯实边远山区产业基础。加速结构调整,解决产业结构和收入结构单一的问题,是山区贫困村经济发展的根本出路。如大桥江乡要在发展高山刺葡萄和天麻的基础上,进一步加大科技投入,争取近年内在西晃山沿线各村建成高寒山区产业开发带;郭公坪乡要进一步放大“猪八怪”腊肉的品牌效应,积极引导全乡食草动物养殖规模化发展,同时充分利用铜信溪电站蓄水后形成的“高峡平湖”,大力发展鲜鱼、白鹅、麻鸭等水上养殖,着力建成麻阳周边县市最大的水上养殖基地等。在实施“产业兴村”,调优经济结构时主要把握以下几点:其一是政策调动,尽快出台边远落后山区农业结构调整的优惠政策。其二是龙头带头,发展多样化的利益联结机制。

(五)优化经济发展环境,变孤身创业为内引外联,凝聚边远山区发展合力。首先,要向内挖潜,充分利用好富余劳动较多和资源较丰富的优势,坚持“以资源换资金”,弥补发展资金的不足。其次是优化政策环境,坚持“你发财我发展”的思路,积极引进外来资金、人才、技术,为山区腾飞加油助力。

(作者系中共麻阳苗族自治县委常委、办公室主任)

 

 

  • 上一篇:上半年湖南农村固定资产投资增长8.4%丨决策参考·第二期
  • 下一篇:石煤资源开发难题如何破解丨决策参考·第二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