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康建设 >> 资讯


法律援助急需被援助丨决策参考·第二期

时间:2020-5-13 14:43:23

作者:发展中心 来源:湖南发展研究中心

 

法律援助急需被援助

刘 明   陈湘锐  唐 文

“2000年,我省共办理法律援助案件6784件,到2004年,办理的法律援助案件上升到7206件。但据估计,湖南省每年符合法律援助条件的大约有近3万件,我们目前只能满足其中的1/4左右。”7月8日,湖南省法律援助律师朱永红接受《决策参考》采访时说。

在朱永红看来,始建于1997年3月的湖南省法律援助制度虽然近几年取得了长足发展,但和全国绝大多数省市一样,经费紧张仍然是法律援助开展过程中的一大问题。“发达国家对法律援助的投入是国家财政的1%-2%,而我们国家不足0.1%。”

这是一个让人吃惊的数据。法律援助关乎整个社会法治体系的建立、法治文化氛围的形成,对于经济困难或特殊案件的当事人来说,法律援助无疑是他们维护合法权益的最后一道安全网。

然而,事实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完美。在采访中,不少法律界人士认为,“经费紧张”已经成了法律援助难以积极开展起来的关键因素。

有专家指出,法律援助是当前中国构建和谐社会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然而,要想保障所有的人都获得正义与平等绝非易事。但高度重视法律援助事业,并予之一定“援助”,以及最大限度地保护弱势群体合法权益应该是政府工作的重点。

法律援助经费紧张

法律援助,又称法律求助、法律扶助,起源于十五世纪末的英格兰。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开始在美国和西欧各国兴起。

时至今日,法律援助已由单纯针对穷人的慈善行为发展成公民的政治权利、国家责任、乃至国家社会保障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

据统计,法律援助制度已被世界上140多个国家的宪法和重要的国际公约确认为维护公民基本权利的一项制度。

我国法律援助制度始于1994年,经历了试点、初步建立和走向法律化、制度化的过程。

2003年9月1日国务院实施的《法律援助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明确规定了法律援助的宗旨、责任主体、机构及其职能、管辖、申请程序、具体实施、法律责任等内容,体现了我国法律援助制度的重要特征。

但由于种种原因,我国投入到法律援助的经费十分有限。司法部的数据表明,2003年国家财政给法律援助的专项拨款为1.52亿元,平摊到每个人身上只有1毛多钱。

“湖南省2004年度法律援助经费财政拨款达到了821.81万元,但我省有6600多万人口,潜在的法律援助对象十分庞大。”朱永红说,相对于2000年的129.5万元来说,湖南的法律援助经费增长了634.6%,但这是一个建立在起点极低基础上的增长。“跟一些发达地区,特别是上海、广东等地相比,我们的差距显而易见。”

法律援助面临的困境是一个全国性问题。司法部部长张福森在2004年9月法律援助制度建立10周年座谈会上承认,经费不足已经成为法律援助不能忽视的困境之一,尤其是西部一些欠发达地区基层的经费严重短缺,县区法律援助人力资源不足,法律援助机构基础建设薄弱,“这些都影响到法律援助案件的办理。”

今年以来,湖南省委、省政府明显加大了对这项工作的重视程度。上半年全省财政拨款达625.80万元,比去年同期增加了73.8万元。特别可喜的是县级财政投入加大,达到了382.92万元,比去年同期增加了44.99万元。

中国法律援助基金向湖南省20个国家级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拨付了20万元的资金。省财政也给予了大力支持,并落实了20万元配套专项资金。据悉,这是湖南省法律援助制度建立以来,省财政第一次下拨法律援助专项经费。

然而,由于地区经济发展不平衡,同时也因法律援助的需求日益增多,法律援助的发展仍十分艰难。

湖南省法律援助中心在今年7月13日给司法部相关部门的汇报中指出,由于经费不足,法律援助机构的部分律师仍在办理有偿案件,这种现象尤其在基层较为突出。《条例》虽然明令禁止法律援助律师办理有偿案件,但经费严重短缺的县区,如不依靠有偿案件的补贴,法律援助工作就难以开展。

谁都不能被法律遗忘

湖南省妇女儿童法律援助中心自1999年12月成立到现在,免费代理法律援助案件83件,解答法律咨询898人次。通过开展法律援助,为当事人减免收费近26万元。先后收到感谢信19封,锦旗8面。

这些锦旗和感谢信让兼任该中心主任的湖南省妇联副主席傅利娟感到了法律援助工作的特殊意义。

傅利娟告诉《决策参考》,法律援助是妇联维护广大妇女儿童合法权益的重要手段。通过提供援助,既能帮贫困妇女儿童解决困难,树立生活的信心,同时还可以使法律赋予妇女儿童的各项权利真正得到实现,推动构建男女平等发展的和谐社会。

湖南省妇女儿童法律援助中心成立时就以“厉行法律援助、保护妇女儿童权益,维护法律公正”为宗旨。傅利娟谈到未来的工作时充满信心,“只要在大家的共同关注下,妇女儿童的法律援助事业便会取得长足的进步,她们将会与所有人一起,共享公平和正义的广阔天空。”

而在朱永红的理想和现实之间,似乎还有很多事情未完成。“尽管湖南省已经建立了省、市、县三级法律援助机构138个,但估计还有3/4需要法律援助的人还尚未获得相应的援助。”

朱永红说,2002年12月1日颁布实施的《湖南省法律援助条例》和后来国务院实施的《法律援助条例》对法律援助对象的经济标准控制很严格,一般以本市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确定的最低生活保障为标准。而在当前,超过援助标准但又确实没有钱雇请律师服务的人要远远多于那些符合救助标准的弱势群体。

而同时,由于宣传不到位或受本身素质的限制,在现实生活中,那些真正可以获得援助的人主动上门来寻求帮助的并不多。

湖南省妇女儿童法律中心彭迪律师认为,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入,法律援助的需求将会越来越多,这是任何国家都存在的问题。发达的国家投入大,覆盖的人群多,而发展中国家相对有限。“但随着中国经济的不断发展,构建和谐社会的愿望日益强烈,法律援助的门槛必将降低,法律援助的内容也将发生深刻变化。”

政府责任到位是关键

最高人民法院院长肖扬在谈到司法公正时指出,司法公正和财富平等不同,不能让一部分人优先得到法律的保障,而让一部分人被法律遗忘。司法公正是社会公正的底线。

毫无疑问,法律援助制度在当代社会无可替代。法律扶贫、扶弱、扶残,实现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保障公民享受平等公正的法律保护,不仅反映了一个国家的法制是否健全、司法人权保障机制是否完善,而且也是衡量社会文明与进步程度的重要标尺。

“虽然《条例》第四条规定:法律援助经费列入同级财政预算、专款专用,并接受财政、审计部门的监督。但就湖南省目前情况来看,省市以上的经费已基本到位,县级以下则难以全额保障。财政经费未拨款,援助经费专款专用就无从谈起,法律援助人员办案补贴费更是无从落实。”朱永红说。

在湖南省法律援助中心,不少律师曾经主动贴钱开展过法律援助工作。但朱永红认为,律师们主动掏腰包诚然可贵,但如果一个国家法律制度要建立在牺牲律师利益的基础之上,势必会挫伤他们的积极性,最终也会影响受援人的合法权益。

傅利娟在接受《决策参考》采访时表示,法律援助制度需要有大量的律师参与。目前湖南省的律师人数本来就有限,况且从事法律援助的律师,与需求相比可谓是杯水车薪。

“在市场经济条件之下,如果没有足够的报酬,为贫困者提供的法律服务就只能趋于贫乏,提供这种服务的律师也会比较少,这是一个不可回避的事实。”傅利娟说,为此,政府须提供足够的财政支持,这也是法律援助制度的基本性问题。湖南省妇女儿童法律援助中心在2001年到2003年间,靠丹麦人权研究所援助的近30万元资金使援助工作有了新的发展,但这毕竟不是长久之计。

而彭迪向《决策参考》坦言,作为一项为弱势群体服务的社会事业,法律援助应得到来自社会各界的更多关注。特别是国家和省里都对经费保障提出了要求,但仍相当笼统,如‘县级以上人民政府都应将法律援助的经费纳入财政预算,并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逐步提高’,如何细化《条例》的规定,确保政府责任到位,也是当前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

 

 

  • 上一篇:对我省农产品加工情况的调查与建议丨决策参考·第二期
  • 下一篇:关于加强未成年人工作的思考丨决策参考·第二期